晚飯時,媽媽和我們三個人一起到餐廳用餐,她堅持要請我們吃飯。

  這一天她很早就起床忙成果發表會的事,都沒有吃飯和休息,已經好幾個沒好好睡覺的她,硬是打起精神陪我們好好的吃一頓飯。

  吃完飯後,佳音提議「逛逛街」,我們在地下街走過了便利商店、速食店和咖啡店,連廁所也逛了一下。

  「妳到底要帶我們去逛什麼啊?同一條路,走來走去有意義嗎?」站了一天,我斷掉韌帶的左腳踝有點受不了了。

  「對啊!可以不要逛嗎?我只想做下來。」佳燕也附和著我。

  「吃飽飯,我帶大家逛一下街啦!」星期日整條地下街,有一半的商店都關門,我們正漫無目的走過一間又一間。

  「這個叫做苦中作樂。」媽媽這樣說著。

  她想珍惜和我們一起相處的時光,想要把握時間創造一些美好的回憶。星期五的時候,全家人都回來了,媽媽又再一次交待我們家裡的財務狀況以及後事。

  「聽說做了化療以後,人會變得空空。我怕以後我也變成這樣,現在趕快交待。」從半年以前,媽媽把重要的事一次又一次不厭其煩的交待,擔心我們會搞不清楚,還告訴我們後事如果不懂,可以找某某人,她會教妳們。

  「壽衣已經買好了,爸爸知道放在什麼地方。這個應該要讓妳們小孩出錢喔!」媽媽冷靜的告訴我們。我真的不懂,當我打下這些字句時,眼淚和情緒已經崩潰到無路可退,媽媽怎麼有這麼大的勇氣可以承受腫瘤的疼痛和死亡的恐懼!

  我私底問她「往生以後,大體捐出去嗎?」,她很堅定的說「是。」並且交待喪事從簡,骨灰撒在大海就好,人走了就要無牽無掛。我都靜靜的聽著,不敢說話,深怕嘴巴一打開,眼淚就掉出來,破壞了這表面的故作鎮定。

  媽媽交待好了一切,也把工作全部告一段落,安安心心的到長庚報到,這第一晚的第一個晚餐,她很珍惜著,靜靜的在地下街散步殺時間。

  我看得出她很累了。

  「我想吃豆花。」即使已經吃飽了,可是我還是這樣提議。從小就喜歡媽媽帶著我們外出用餐的氣氛,很和諧很愉快。

  終結了散步行程,走到豆花攤,繼續我們的養豬之旅,媽媽說我們今天要玩個夠、吃個夠,像是出遊一樣。

  到醫院出遊???

  我喜歡這種灑脫!也很珍惜。

  過了這一晚,明天,是個未定數呢!

  回到病房以後,媽媽一直催促著我快回新竹,她擔心越晚開車越危險,而我真的很不想離開。

  隔天,佳燕在醫院陪媽媽做斷層掃描和人工血管的手術,整個過程很漫長,也很艱熬。

  「媽媽說不會痛,可是很累。」佳音下班後,到醫院回來,跟我說了這句話。

  晚上待在醫院的佳燕打電話給我,才知道可怕的原來不是手術,而是隔壁床的病友!她正在進行化療的注射,從昨晚開始就哀嚎到今晚,不是一下子喊冷、喊熱就是喊痛,很可怕的感覺。

  「這樣媽媽怎麼睡得著呢?」

  「她是閉著眼睛,可是呼吸變得很急促。」

  「怎麼會這樣呢?」 

  「不知道,在這裡的病人都是做化療的,每一個人都是這樣哀嚎。」

  「轉單人房要多少錢?是不是轉單人房比較好?」我開始考慮著用錢換品質的事了。

  「沒有比較好。你知道嗎?住單人房很可憐,都一個人。住三人房,媽還可以跟隔壁床的阿姨聊天,比較有伴。」佳燕的考量似乎不無道理。

  佳燕不斷訴說著注射化療時,病人反應有多可怕,很痛苦,很像煉獄。

  「如果媽媽打了化療,也這樣的話,那爸爸一個男人,絕對顧不來的!」佳燕說了隔壁床的先生,當太太發作時,整個人充滿無助,以爸爸沒有照顧人的經驗,到時候一定會慌了手腳,反應不來。

  明天就要開始第一次化療了,我們孩子要忙工作,爸爸的腦袋是無法馬上進入照顧病人的狀態。

  於是,我們做了決定,請小阿姨明天到醫院幫忙我們照顧媽媽。

  媽媽昨晚在餐廳的不捨,開始深刻的烙印在我的心裡。媽媽,請妳不要忘記我們在一起的快樂。

  

 

創作者介紹

臥看千山急雨來

chia1979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2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2)

發表留言
  • coco
  • 加油

    加油
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