辦完讀經班的成果發表會,放下媽媽心中的一顆大石頭,到醫院時,情緒很輕鬆,好像是要去探病。

  住院的手續很快就辦好了,佳音打電話告訴我們,媽的病房在兒童醫院K 棟11樓13A ,要我和泓綮過去那裡會合。

  我們提著媽媽的行李,走到電梯前,有點搞不太清楚是11樓還是13樓,今天是病人家屬新手上路的第一天,一切還在狀況外。

  「會不會走到別人的病房啊?」我佯裝鎮定的問泓綮,其實心底很緊張,害怕走錯病房,看到病人痛苦的景象。

  「有可能喔!要不要再打電話問問他們?」泓綮應該也和我一樣吧!

  再打了一次電話,確認了病房號碼。我們提著大包小包行李進了電梯,我開玩笑的說:「搞不好我們到了,她們還沒到呢!」

  沒想到,到了1113A 竟然真的沒有人!一辦完住院的她們真的比我們還晚到病房。

  「不會真的走錯了吧?」1113C 的家屬用狐疑的眼光看著我,看得我心底直發毛,鼓起的勇氣全退卻了。

  「可不可以不要來這裡啊!真的好可怕!」害怕的情緒包圍著我,心底吶喊著這句話,只是,這已經不是我們能夠選擇或逃避的了。

  09年的12月,曾經接到美玉阿姨的電話,她說媽媽決定要到醫院檢查了,提醒我要多關心媽媽,多順著她,別再讓她生氣。當時,並沒有想太多,只覺得媽媽終於肯到醫院檢查了。

  12月15日早上,佳燕打電話給我,問我知不知道媽媽切片的結果?

  「是乳癌末期了!」

  「是喔!早就叫她看醫生,結果拖到末期,也只能接受事實。」正在學生家上課的我,冷淡的回應著。

  掛上電話,繼續若無其事的上課,當時,心裡一點情緒反應也沒有,甚至覺得自己好像真的準備好了,可以接受事實,一邊覺得自己很堅強,一邊暗罵自己冷血。

  事實上,我高估自己的能耐了!

  下課一回到家,還在懷疑自己怎麼會一點情緒也沒有時,眼淚就噴出來了......

  「怎麼會是末期?怎麼會?」像個無助的孩子趴在床上哭個不停,我不知道除了哭,還能做什麼?

  打了電話給佳雯,嚎啕大哭的我,嚇了她一大跳,連聲安慰,鼓勵我一定要堅強。

  掛上電話,想起台中表弟和表妹們,前幾年阿姨罹患膽管癌,我到台中澄清醫院探病時,記得他們說:「媽媽生病久了,哭也沒用,遇到了就是要面對。」

  想起這段話,給我很大的力量,也認為自己哭完了這次,就可以面對。哪裡知道我哭了一個星期,從此之後,夜夜難以入睡。在病房門口等待媽媽檢查回來的空檔,這些畫面跑馬燈似的閃過腦海。

  原來面對人生這麼難!

  原來還有這麼大的脆弱和恐懼等著我去克服!

  等不了多久,她們回來了,真的感覺我們像是來探病的而已。早班的護士一下子就過來病房,第一件事就是提醒大家「醫院小偷很多,貴重物品請隨身攜帶。」,接著帶我們認識環境。

  媽媽走在前頭,我們跟在後頭,笑著她穿那雙去澳洲買的人字拖,趴搭趴搭的聲響在醫院真的很吵。

  突然她停住腳步,張大眼睛問大家「我隨身那個小包包呢?」,佳音馬上衝回去病房。

  挺著大肚子的護士小姐馬上笑著提醒大家「貴重物品一定要記得帶在身上。」,真的是很脫線啊!

  我們來到護理站,護士小姐告訴大家「今天有很多手續要辦,比較麻煩。」隨即有效率的問起媽媽的相關資料與病史。

  「小姐,問得好仔細,比調查局還要仔細!」媽媽笑呵呵說。

  「沒有啦!調查局比較仔細啦!」護士小姐人很好,打資料還要陪我們說笑。

  醫院需要填寫的病史、抽煙、喝酒、假牙,媽媽全部沒有,簡直就像是個乖寶寶,於是護士小姐每問一個問題,媽媽全部回答:「沒有,我很乖的!」,超級可愛的,那些愁雲慘霧好像不太適合和我們家人打交道。

  差不多四點,媽媽連忙叫泓綮快點去搭車,擔心他會趕不上回台東的火車。

  佳燕和佳音一帶他離開時,護士小姐馬上拿出一疊家屬同意書。

  「誰要簽同意書?」

  「我來簽吧!」

  一坐下,看著斷層掃描同意書,腦袋一堆空白,我就這樣傻傻的送媽媽來醫院,該做怎樣的治療?事先應該做什麼功課?我一樣也沒準備,就連我的心,也沒準備好!

  「為什麼打顯影劑要簽同意書?」

  「有些病人會有這些副作用,不一定每個人都會有。」護士小姐讓我看看副作用說明,向我解釋原因。

  我一點情緒也沒有簽完斷層掃描、人工血管、手術麻醉和化療的同意書,想著媽媽給了我這個名字,居然是用來簽媽媽癌症治療的同意書。

  「有這麼多癌症的病人住院啊!」媽媽不知道什麼時候站在我的身後,看著電腦的病人資料,感嘆著。

  是啊!只是,老天爺啊!我們可不可以不要「榜上有名」?

  簽完了這些,住院的手續算是完成了。心裡的掙扎好像都是多餘的了,只好走一步算一步了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創作者介紹

臥看千山急雨來

chia1979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